综合

狆共史仩壹场嘚内斗张國焘曾带兵将朱德刘伯世界和平

2020-02-15 02:21: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这天深夜,张国焘命令我和特务营营长徐泽明消除朱德、刘伯承两位首长卫队及参谋人员的武装,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本文摘自:《是非曲直长征中的政治斗争》,作者:文显堂,出版:党史出版社

张国焘向陈昌浩发出那封电报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焦急地在屋里转来转去。他想,陈昌浩接到电报后会立即采取措施,把等人扣押起来,胁迫着他们南下。如果真是这样,消息会马上传到朱德和刘伯承的耳朵里,那他们就要立即动手把我也作为人质扣压起来,出现这类局面就不好整理了。事不宜迟,先下手为强。又一个恶念在张国焘的脑海里产生了。

但是,张国焘当时萌发的这个恶念,却一直被历史淹没着。

当时,担负张国焘内卫排排长的何福圣,本叫《传奇传记》(1995年第2期)的杂志上,刊登了一篇题为《篡党大盗张国焘》的纪实文章。这是根据一名传奇人物的回想写成的,这位传奇人物已80多岁了,当年跟了张国焘七年,从警卫员一直干到内卫排长,张国焘叛逃时才在西安火车站和他分手。他的名字叫何福圣,1945年从延安跑回四川通江竹峪,改名换姓,卖药求生,直到全国解放,才老老实实当了农民。新中国成立初肃反时,他被定为叛党份子,直到1986年才享受老红军的待遇。就为张国焘这个恶念的实行而充当了一个马前卒。他回想道:

一天的傍晚,总司令部住进了1座喇嘛庙。寺庙的名字我记不得了,但产生在那里的一件事情我却永难忘记,由于,我在这桩不光彩的事情里扮演了一个虽小却重要的角色。

这天深夜,张国焘命令我和间谍营营长徐泽明消除朱德、刘伯承两位首长卫队及参谋人员的武装,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任务是张国焘亲口向我和徐泽明下达的,黄超作了补充和具体的部署。我不知道徐泽明听到这样一个任务时思想上有过怎样的震动?但是,他在履行这一任务时的表现证明他完全可能和我一样,最初也有过一瞬间的闪念:抓红军总司令、总参谋长,弄不好是一件掉脑袋的事!我们都是军人,军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绝不允许有与首长不同的想法与选择。实际上,在此之前,我就已预感到张国焘在酝酿和策划一项重大的行动。他平时在我们眼中显得非常沉着庄重,而那几天却常常显得心神不定、坐卧不安的样子。有时他会策马在草地上飞奔一段,然后下马来1坐老半天,盯着雾气弥漫的草地深处,一动不动,像一尊泥塑。他背着朱德、刘伯承频繁地召见部下,不仅和原4方面军中的指挥员谈话,也和现在编入左路军中的原1方面军的一些高级首长谈话。这些首长在被张国焘召见时我全都在场。当时,我们以为对张国焘忠实,就是对党、对革命忠诚,尤其是在4方面军,确切是只知道有张国焘,而不知有的。我们根本不可能起来反对张国焘,既没有那个勇气,更重要的是,也缺少那样的思想觉悟。

接受任务后,黄超和我即随徐泽明到间谍营,一起研究行动计划,决定夜里2点动手,由特务营封锁大门;徐泽明带两连人解决警卫、参谋人员,他们一共有50多人;我率警卫排抓朱德、刘伯承。黄超要求最好兵不血刃,他们如果反抗,则坚决消灭。朱德、刘伯承则一定要抓活的。

布置完毕,黄超和我立即回到张国焘屋子里(间谍营也住在寺庙里),向张国焘作了汇报。张听完后点头,没有吭声。

我随后回到警卫排,向警卫员们转达了任务。

快到两点时,警卫排已作好了战役准备。黑暗中,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可是,我却能感觉到他们的紧张。

很快,我派到特务营担负联络的尹中富回来了。他告诉我,间谍营已开始行动。

动手。我轻轻吐出两个字,第一个出了房门,沿着一条壁上挂满经幡的廊道向前奔去。这里离朱德、刘伯承的住处不到50米,眨眼之间便已到了门口。这时候,外面已响起了喊叫声,那是徐泽明带着间谍营正在解决警卫和参谋人员。

我们用力撞开房门,冲了进去。几名战士摁亮了手电筒。我看见睡在门边一侧的白全宗和刘伯承的警卫员已掏出枪对准我们,进屋的战士也全都用枪对准了他俩。

益母颗粒一般吃多少天
腰间盘突出怎样治疗好
双膝增生性关节炎怎么治
月经不调都有哪些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