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携柴刀抢劫零收获猖狂歹徒威胁单身女去向朋海口商家

2020-02-15 03:09: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携柴刀抢劫零收获 猖狂歹徒威逼单身女去向朋友借

夜间1人孤行易遭不法分子侵袭,尤其是女性,因此广大女士夜间出行时应多注意安全,尽可能结伴而行或是备好相应的防范措施。租住在武进湖塘的王某在澡堂洗完澡后走在回家的路上遭到歹徒的抢劫,她向其表明自己身无分文后,歹徒不甘心而未罢手,遂跟随其走到家中寻觅钱财,结果还是收获甚微,他又逼着王某向朋友借钱,歹徒伪装王某弟弟身份与王某送钱的朋友唠嗑,其间以生命安全威逼王某,阻止其耍手段揭穿事实。就这样,歹徒终究劫取一千元现金而怅然离开。近日,贪心歹徒薛某因涉嫌抢劫罪被武进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批捕。

身无分文夜遇抢劫

胆大歹徒跟进家取钱

12月4日晚,王某在澡堂洗完澡后独自1人回家,刚到门口取出钥匙准备开门时,突然一男子从其背后用左手狠狠勒住她的脖子,右手拿着一把刀架在其脖子上:你不要动,随着我走!浑身发软的王某声音颤抖着:我跟你走!就这样被胁迫着向东走了几十米路程,该男子小声说道:我不要别的,只想要钱!正巧当晚王某身无分文,她取出所有衣服口袋向其展示,我身上没钱,要钱去我家里拿!该男子略感失望,但毕竟拿着刀子放马干了,一定要有所得才行,于是他坚持道:走吧!家里是不是还有其他人?王某答道无人,该男子才放心跟随其到家中。

进屋后,他仍在王某脖子上架着刀,直入主题:拿钱给我!王某指着桌子上一个淘米的篓子,示意底下压着钱:我家里就只有这么多钱!该男子翻看一番,仅仅几十元现金而已,遂大怒,将王某狠狠按在床上,挥动着刀子,威胁道:你相不相信我杀了你,反正我现在杀了你,也没有人知道是我做的!胆战心惊的王某哀求道:真是没有钱,不信你可以搜!

随后,该男子向王某索要手套并开始翻箱倒柜,但终究还是零收获。该男子怒目切齿:冒了一个险,一分钱都没弄到,你说怎么办?身处危险境地的王某灵机一动:你要是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开着免提打向朋友借钱! 该男子对其建议表示赞同,于是拿着刀子威胁其拨打朋友。

家中现金太少

威逼被劫女向朋友借钱

惊慌失措的王某倒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拨着好友丽娟的号码:丽娟,你现在赶紧借一千元现金给我,我有急用!要快点送到我家里来!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把一千元现金送到我家里来啊!听到丽娟答应帮忙的字眼,坐在床上的王某踏实了一些。而薛某拿着刀子站在旁边面目狰狞地说道:过一会你朋友送钱,你就说我是你弟弟,特意来找你借钱的,你若敢胡说八道我就弄死你!

王某以颤抖的声音答应着。5六分钟过后,丽娟一人走进王某房内,而此时薛某早已将刀子藏在衣服里,王某见状用力将丽娟向外推,然后拔脚向西边巷子里跑去,但还是未能逃脱薛某的魔掌。薛某勒住她的脖子:你想干嘛,别跟我玩花样!拖着王某朝家里走,遇到丽娟便忽悠:她是我阿姐,向她借钱,但她有点不太愿意!居然还拉着丽娟坐在王某家中叙家常,后又询问丽娟是不是有钱愿意借出。

眼看着已是深夜了,薛某示意丽娟先回家,而王某却对丽娟摇摇头,丽娟感觉不太对劲便要求薛某先离开,但薛某还是赖在屋里不肯走。丽娟见该男子不动身便也留下来了,就这样又聊了半个多小时。其间,薛某时不时捏着王某胳膊,示意其劝说丽娟离开。

暴露原形索财心切

朋友赶快送来千元现金

薛某眼看着行动计划要泡汤,因而提出离开但要求王某亲身送其出门。王某提出需要上厕所,薛某为防止其报警便向其借玩游戏,王某无奈地将交出。王某方便后,便与丽娟、薛某一起出门,见薛某走在前面,王某打算将其关在单元门外,但他却用一只手撑在门框上,自救再次失败。

深夜,猖狂的薛某竟掐着王某的脖子让其老实点,向俩人提议到朋友开的淮南牛肉汤馆吃夜宵。王某与丽娟不愿意,薛某怒火冲天扯着王某衣服:你是在逼我?你要我死,我也会让你死!另一只手放进衣服里准备拿刀出来。王某俩人惊慌失色,丽娟立即抚慰说去借钱。

王某情急之下建议薛某与自己去吃馄饨等待丽娟拿钱归来,薛某默许了。坐在饭馆里,薛某向王某冷冷地说道:今天的行动算是入室抢劫,要坐牢的话最少也得七八年!惊惶的王某立即回应:小弟,你放心,我不会报警的!这一千块钱就算我送给你用用!

但薛某恶狠狠看着她:你不要说这种话,我混好了会还你钱的!过了会,丽娟跑着将一千元送来,薛某拿着钱付了两碗馄饨费用便消失。王某悬着的心终究踏实了。第二天,王某选择报警。王某至今回想那晚仍心有余悸:我性子略微硬点,便会遭受皮肉之苦了!

歹徒落自称无业游民

为筹路费决定干一票

薛某被抓后,交代说自己去年2月份从老家来到常州打工,但到七八月份便被公司辞掉,从此在外面鬼混,平时开消都是找家里人或女友帮忙。一度穷得连房租也付不起,于是搬到同学租的房子里挤在一起睡觉,就这样紧紧巴巴过到12月初。身无分文的他决定回老家,但回家的车票费用都无能力支付,他已无脸面再向朋友张口借,于是想着其他方法来点钱。

那天晚上,喝着闷酒的他越想越窝囊,自己两手空空回家毫无面子可言,终究他决定抢一票。拿着同学床下的劈柴刀,本想去抢卖淫的小美容店的老板,但出门后偶遇到提着白色袋子的王某孤身一人走在路上,因而尾随其到其家门口动了手。通讯员 孙晓娟

本报 张斌

哪几种药治疗口腔溃疡
印度希爱力和希爱力不同点
口腔溃疡贴意可贴管用吗
月经量异常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