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炎武战神 第209章 、背后的叛徒

2019-10-12 22:54: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209章 、背后的叛徒

天空之。

剑贺拼力逃行,凌天羽从容淡定的乘骑着毒倪兽,轻松自如的追缠着剑贺。

而此刻的剑贺,正于拼力而逃,两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右臂,两种心理极力对抗着,额头上不断的冒出冷汗。

终于,极力想要求得生存的剑贺战胜了压力,回头望了眼身后正紧追不舍的凌天羽,嘴角上扯出一道残酷,痛恨至极。

剑贺左手接刀,脸色一狠,狂叫了一声,猛的一刀斩向自己的右臂。

“啊,~”

剑贺痛苦的嘶叫了一声,鲜血喷溅,整只右臂便被卸了下來。

“剑贺长老真是好魄气啊,在下实在佩服。”凌天羽抱拳笑道。

剑贺强忍着痛苦,脸色苍白,冲行之中,回头对着凌天羽叫道:“我现在已经失去了一只右臂,你还不放过我吗!”

“我真的很想放过长老你,但长老你这可是回去要叫人來杀人,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凌天羽阴沉沉的说道。

“只要你放我一条生路,我发誓,我一定不会将此事告知给宗主。”剑贺咬牙道,现在只想要离凌天羽躲得远远的。

“如果你把你另一只手臂也斩下來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凌天羽良有趣味的笑道。

“阴毒小人,我跟你拼了!”

剑贺暴怒,左掌握剑,隔空挥霍出一道凌厉的刀芒。

凌天羽极是不屑,随意一刀挥出。

嘭,~~

刀芒破碎,凌天羽轻松的毁掉了剑贺的攻击。

剑贺一愣,实力大损,威力大不如前,现在根本就法与凌天羽对抗。

“唉~真是让人失望,长老可是越來越废了。”凌天羽摇头一叹,双眼闪烁着冷光,手中顿时又现出几根毒针,冷冷的击射向剑贺。

咻,咻,~~

森冷的毒针冷掠闪去,剑贺心惧于毒针,仓皇闪躲,但凌天羽的毒针攻击实在是太了,又是对着极为刁钻的角度,本身剑贺实力大损。

“噗,~”

一根毒针,狠狠的刺入了剑贺下腰处。

“啊,~”

剑贺痛叫了一声

,似乎有股可怕的毒液侵蚀入体,体内的玄气遭到了阻塞,气息混乱,血液凝固,整个身子一沉,失去平衡般的往下空处坠落。

砰,~~

一声巨响,剑贺重重的砸在一处林木间,片片林木轰然而倒,数十米的地面被深深的砸出了一道巨坑,遍地残籍。

“我们也下去。”凌天羽叫道。

毒倪兽尖叫了一声,划空而落。

临至地面,凌天羽便从毒倪兽身上跃身而下。

而这时,剑贺正痛苦的躺在巨坑之中,浑身抽搐,气息微弱。

“长老。”凌天羽徐步上前,行至于剑贺身前,冷笑道:“真不幸,长老这次可是被毒针击中了腰部,要想保命的话,这次可得要从你的腰部分离出來,如果长老不行的话,我不介意帮长老一把,沒办法,我是个好人,就是喜欢帮人做些善事!”

“你···你这个阴毒小···小人···”剑贺怒瞪着凌天羽,硬是逼出一口气叫道:“你他妈的还算是个东西就立刻杀了我!”

“噢。”凌天羽瞥了眼剑贺,冷冷的一刀往剑贺的左腿上刺了上去。

噗嗤,~

鲜血喷溅,剑贺的左腿上被刺破开了一道血窟窿,血流不止。

“是得杀了你,但我很喜欢这种折磨人的杀人方式。”凌天羽脸上露出了魔鬼般的阴笑。

“杀了我,杀了我。”剑贺痛苦的叫道。

“我可以给你个痛,但你得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題。”凌天羽冷声道。

剑贺狂怒不已,痛声大叫:“我堂堂剑云宗二长老,你凭什么···”

咻,~~

又是一刀,剑贺的右腿上又被刺破开了一道血洞,剑贺惨痛直叫。

“别跟我再说什么废话,我管你是什么身份,你现在栽到了我的手上,那你的性命就连狗都不如,你若不想你身上被刺满窟窿的话,就好好回答我的问題。”凌天羽沉冷道。

“说、我说,你问。”剑贺痛苦道,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摧残,像是剑贺这种数十年沒吃过苦头的人來说根本就承受不了。

凌天羽冷视着剑贺,逼问道:“你们剑云宗为何要对孟云寨的人下手!”

“这···这是我们宗主下令,要控制于沧源派与清风门和风云十三寨的势力。”剑贺颤声道,脸色苍白,汗珠直流。

“恩,是要做什么。”凌天羽沉冷问。

“自然是要对付炎阳城的势力。”剑贺如实的回道。

“炎阳城也想夺了,你们剑云宗可真是好大的胃口。”凌天羽冷冷一笑,脸色突然又阴沉了下來,沉哼道:“那竟然是要控制风云十三寨的势力,那为何要灭杀孟云寨满口上下数百人!”

“是···是孟云寨的寨主惹怒了我们宗主。”剑贺惶恐道。

“惹怒。”凌天羽满脸怒色,厉声道:“给我好好说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是为···为了天域残图。”剑贺诚惶诚恐的回道,汗水夹背。

“天域残图,那是什么东西。”凌天羽满脸疑惑。

“是通往天域秘境的宝图,据说在天域秘境中藏有着数的宝藏。”似乎在说到这天域残图的时候,剑贺整个人也变得激动了起來。

“好吧,我对这宝藏不感兴趣,我只是很好奇你们是如何知道这什么天域残图会在孟云寨中,是谁传露出去的消息。”凌天羽冷冷逼问,剑云宗的势力并沒有扩张到这里,凌天羽猜到里面绝对是有人暗中给剑云宗泄露了这个消息。

“是左松···”剑贺颤颤的回道。

“左松是谁。”凌天羽即问。

“孟云寨的二寨主!”

“二寨主!”

凌天羽脸色一怔,虽然猜测到孟云寨肯定是有内奸,但想不到竟然是孟云寨的二寨主。

“那他现在人在哪里。”凌天羽问。

“在···在剑云宗。”剑贺抖着双唇回道,体内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折磨,乞求道:“该···该告诉你的我都说了,求···求你放过我···”

“你刚才不是说要给你个痛吗,怎么现在就想求生了呢。”凌天羽厌恶般的低视着显得卑微可怜的剑贺。

“不···我真的不想死···只要你放过我···我以后就是做你的狗都愿意···”剑贺苦苦求饶,到了他这般修为,对自身的性命看得比任何东西都贵重。

“这主意不错,但很可惜,我答应了一个人,我也发过毒誓,一定要灭你们剑云宗宗上下所有人,自然也包括你。”凌天羽残戾的说道。

“谁···”剑贺颤颤的问道,神色中泛起了几分绝望。

“这人你可不陌生了。”凌天羽手一腾,冷冷的现出焚云旗。

剑贺浑身一震,惊骇的瞪着凌天羽手中摆动的焚云旗,恐惧不解的叫道:“焚云旗,这是剑龙长老的焚云旗,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我答应的人,正是剑龙前辈,死在焚云旗下也该你的荣幸了。”凌天羽脸色一沉,焚云旗一扫,一团凶猛的火焰瞬间将剑贺周身覆盖。

“啊,~”

剑贺痛苦惨叫,在烈焰中备受着痛苦的折磨。

绝望与恐惧之下,剑贺整个人在火焰的焚烧中化为了灰烬。

凌天羽焚龙刀一挑,一颗玄丹握在了手中,冷漠情的瞟了眼地面上化成灰的尸粉,默然道:“剑龙前辈,你好好看着,我很就可以为你报仇了!”

即后,凌天羽收刮掉剑贺遗留下的物品之后,乘骑于毒倪兽,折回孟云山。

······

此时,孟云山下。

孟轩等众静静的站立在那里。

吼,~~

远处嚎叫,众人抬头望去。

凌天羽乘骑着变身双足飞龙的毒倪兽,威严般的缓缓降临而下,战神团的所有人,极是恭敬的仰望着凌天羽。

“天哥,那家伙呢。”贺云涛问道。

“下地狱喝酒去了。”凌天羽满脸笑意的跃身而下,回答的像是很轻松一般。

众人满脸惊愕,刚才那股恐怖的雷威可是亲眼目睹,可就是如此恐怖的力量,凌天羽竟然能够正面硬抗灭杀一名玄丹境强者,这让人不服都不行了。

“孟兄。”凌天羽徐徐走到孟轩的身前,凝望着孟轩,迟疑了会儿,轻声道:“在我除掉剑贺之时,也特别索问了一些事情!”

“是关于孟云寨吗。”孟轩神色一怔。

“恩,在孟云寨惨剧发生之后,还有一个人活着。”凌天羽莫然道。

“谁,告诉我。”孟轩激动的问道,眼中带有着几分希望,他当然希望这位活着的人会是自己的父亲。

凌天羽见到孟轩如此激动,于心不忍,默然道:“这人叫左松!”

“左叔,他还活着。”孟轩惊呼了声,虽然高兴,但也是流露出了几分失望。

“恩,不过···”凌天羽沉吟了声,不知该如何说。

“不过什么。”孟轩焦急问。

“是他出卖了孟云寨,才会让孟云寨带來大祸,而他现在正藏于剑云宗中。”凌天羽沉沉的说道。

孟轩浑身一震,犹如晴天霹雳,语伦次般的喃喃自语着:“不、不,这怎么可能,左叔与我父亲可是生死之交,他怎么会背叛我父亲!”

贺云涛他们也是满脸惊讶,沒想到孟云寨遭害一事,竟然是寨中有人背叛,甚至还是与孟轩较为亲近的人。

“孟兄,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接受这事实。”凌天羽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但你放心,很便有一日,我们会一同杀上剑云宗,还清所有的血债!”

孟轩双眼丝红,握拳道:“我一定要亲自问个清楚,如果真是如此,我定会亲手杀了他!”

“恩。”凌天羽沉沉点头,循望着战神团的所有人,沉声道:“今日之后,我们便算是彻底惹上了剑云宗的势力,是去是留,你们自己决定吧!”

话音刚落,战神团的所有人沒有丝毫犹豫的跪倒下來,神色坚定忠诚。

凌天羽甚为满意,从这一刻开始,他们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成为战神团的团员,一支恐怖的战神部队,就是在这里诞生的,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怎么样
如何去上海六一儿童医院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如何到上海六一儿童医院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