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云南重点房地产项目起死回生曾引斗殴多人伤

2019-06-08 01:55: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经期延长该吃什么药
痛经特别严重怎缓解
月经后期左侧小腹痛

已经复工的亚澜湾,工友正在脚手架上粉刷墙面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住上新房,不要让我们老百姓辛辛苦苦交的钱打水漂。”8月8日,云南省弥勒市的杨先生和妻子在已经复工的“亚澜湾”工地上说。两人抚摸着着停工达两年之久的新房墙壁,憧憬着自己未来的生活,旁边工程机械的轰鸣声不但没有刺耳的感觉,相反如聆“音乐”。

作为全省20个重点工程项目之一的红河州弥勒县东南亚民族生态园项目“亚澜湾”,从一出生就命运多舛。因深陷讨薪纠纷漩涡,不仅小区停工长达两年之久。工地大门和围墙被推到,遍地野草丛生,机器被雨水淋得生锈。开发商和承建方因为工程款纠纷还引发了两次大的斗殴事件,而最受伤的就是干活的农民工和等待新房的市民。

承建方说,我干了一亿多元的工程活计,现在不能如数拿到钱。开发商则表示,经第三方鉴定机构鉴定,承建方赵先生施工完成的工程总造价为8800万元,开发商已向赵先生实际支付了9100万元,不存在差钱的事。

双方争执不下,农民工拿不到工资,市民交了钱住不上新房,“神仙”打架,“凡人”最受煎熬。

第一次斗殴:工地6名保安被打伤

去年3月12日,在弥勒市东南亚民族生态园“亚澜湾”建筑工地上,承建方和开发商之间因工程款发生冲突。云南获悉,当时开发商方面的保安正在工地值班,并劝退工地上闲散人员,突然间数十人冲进工地,手持砍刀、钢管对工地保安一顿乱砍,导致6名保安受伤。在保安“反击”之下,冲进工地的一方也有人受伤。

随后,大批民警赶到现场,控制住事态、收缴了钢管等凶器。受伤保安经鉴定3人构成轻伤一级,另外3人构成轻伤二级。但打人一方的很多人从山上逃跑了,警方控制住事态后,让双方伤者到医院先行治疗。

事后,开发商负责人陈先生说:“这些打人的都是承建方组织来的人。

5月10日,6名被砍伤的保安来到弥勒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请求警方抓捕凶手。

第二次斗殴:承建方一方多人受伤

陈先生介绍,今年清明节期间,承建方再次组织数十人到“亚澜湾”建筑工地讨薪。他们将工地电源拉断,水也断了,还堵住大门,使得工地无法正常施工。这下惹怒了现场施工的农民工,双方再一次发生冲突,导致承建方一方多人受伤。

陈先生说:“对方多人受伤后,我们公司数十人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传唤。这些人基本是公司管理人员,由于人心惶惶,多人辞职,现在连招工都招不到人,给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公司经营难以为继。有被传唤的人并没有参与打架,再说,对方冲进工地打人,我们才是受害者。”

为此,陈先生已多次向红河州上级部门反映。

警方:依法传唤寻衅滋事双方当事人

据弥勒当地公安局负责人表示 ,“亚澜湾”开发商和承建方第一次斗殴事件发生后,警方就已介入,并追究相关人员,警告双方不得再生事。没想到第二次又发生大规模斗殴,警方才专门成立专案组,依法传唤了寻衅滋事双方当事人,并将在侦查结束后,移送检察院起诉。

云南获悉,开发商和承建方方面均有数名人员被列入“直诉”名单。

公安局该负责人表示,违法必然要受到惩罚,建议双方走司法途径,不能再以私下斗殴的方式解决纠纷。

承建方和开发商各执一词

由于双方的纠纷,工地无法正常开工,这一停就是两年之久。农民工漫长的讨薪之路开始,交了钱住不上新房的市民也开始了自己揪心的等待旅程。为此,农民工和盼房市民用各种方式维权,并在一些站贴吧发帖要求政府介入,尽快让“亚澜湾”交房。

陈先生介绍:“为了对纠纷款作出认定,我们和赵先生在政府部门协调下,最新滚动,共同委托了第三方鉴定机构,当时赵先生签了字,按了手印的。实际鉴定结果为:赵先生施工完成的工程总造价为8800万元,我们已向赵先生实际支付了9100万元,并没有拖欠农民工工资。”

陈先生认为,至于赵先生说的一亿多元,我方是不承认的,施工用的水泥、钢筋,每立方米都有固定的量,用了多少一目了然。而且有监理方记录在册,不是口头说多少就是多少。

但赵先生在讨薪中却声称,他干了1个多亿元的工程量,第三方的鉴定完全没有反应出这个事实,因此不能接受这个鉴定。

双方拉锯之下,工程项目停工长达两年之久,工地上野草丛生,几乎遮住了一层楼。因不能按时交房,几百号买房人被挂在“空挡”,看着楼层水泥框架在野地里风吹雨淋日晒,其内心苦痛无法言说。

一些农民工还说,讨薪纠纷的背后饱含着很多农民工的无奈和泪水。进城务工,苦点累点都不要紧,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及时拿到工钱。

双方已准备对簿公堂

另外,陈先生介绍,在开发亚澜湾之前,公司与弥勒市政府签订了开发协议书,约定每亩28万元征用土地214亩,但政府实际征收了1.22亿元的土地款。现在弥勒市政府现应退还公司费用6291万元,公司将用该款项来解决亚澜湾项目的尾期投资,以便使当地买房户按期接房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

就在开发商与政府商谈退款事宜的同时,近日,承建方赵先生已经向法院递交诉状,将通过诉讼方式解决争端,而停工达两年之久的项目也得以“起死回生”,机械轰鸣声再次在工地响起。

云南将继续跟踪此事进展。(云南 赵岗 摄影报道)

敷面膜必须要知道的妙招让功效翻凡倍
铜鼓县加强猪肉市场管理
充电设施建设应多考虑集中式
分享到: